close to me




你就像流星一樣,閃閃發光。

不過那只是轉瞬即逝的事。

晝行閃耀的流星衍生同人創作→CP:馬村大輝&與謝野 雀(根本私心存粹妄想)



第一次看到馬村這個人是坐在旁邊當我的鄰居,看到他那頭白色的短髮,走起路來總是縮著肩膀,鼻頭總是莫名發紅,心裡總是有許多問號。

為什麼他要那樣走路阿,好幾次都想要問他,因為那實在是很怪,尤其是走在女生旁邊的時候。

不過其實我也知道答案,因為這種行為跟某人很像。
在鄉下的朋友梓,也曾經跟我說過這樣的困擾。
不過她對於自己的行為也感到很奇怪。明明不是女校出身,偶爾會跟幾個男生講話,但走在路上就是不自在。走在街上就是要走在別的女生旁邊,不認識的也硬要站在後面,就是不想看路上任何的人,有男生站在旁邊就會不自然的轉過頭,即使只是買東西還硬要給女店員結帳,對於一些男生投射過來的眼光只會讓自己感到不舒服想吐,簡單說,就是覺得噁心。

無法跟男生相處,梓說她畫上了等號。

難道那個馬村也是如此?每次經過他身邊我都會這樣想著。

跟同性之間的相處還不錯,我看著馬村這樣想著,梓也是一樣。她也是個好女孩。

還記得第一次坐在馬村旁邊時,他將課本移了過來,我的手不小心碰到他,他馬上把手舉的高高的,「我不需要看了,你拿去吧。」那時的我還以為他是把我當成細菌在看,好險後來誤會也說清楚了。

我想要朋友。

剛到東京時,才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孤單,什麼叫做害怕。而我本來以為理所當然的事情,雀其實需要努力去爭取。
看到馬村的當下,我知道自己該有點主動。
有時候也會想,為什麼當初的自己會馬上想跟馬村當朋友呢?不惜用「他害怕碰女生」這個秘密來交換,要求他跟我做朋友。
也許是因為自己沒有馬村不行。就是要和馬村當朋友,非馬村不可。所以當初才會這樣吧。

「喂,你在發什麼呆阿,要放學了耶。」馬村的聲音把我拉回了現實。

那雙曾經連我都不看一眼的臉,如今正在正視著我。
突然感到有點緊張。

「沒事,在想馬村的事。」我依舊是面無表情地回答。
只見馬村驚訝地看著我,又將手擋著臉,「你這傢伙......說這種話眼不紅氣不喘的......」從隙縫中我看見早已滿臉通紅的馬村。

馬村的頭髮很美很柔順,真想摸摸他。我忍不住抓了一下他的頭髮。
「你這又是在幹嘛?!」馬村突然驚醒般,想抓住我的手,卻又因為不敢抓我的手,忍不住退後一步。
看著滿臉通紅的馬村實在很好玩。

「只是覺得好像很柔順,就很想摸。」我回答。

「與謝野,你不要總是做這種事。」馬村沒說完就轉身走了。

馬村居然叫我的名字了,有點吃驚。

還記得第一次在路上跟他打招呼,他只是目光兇狠地看著我,眼神帶著厭煩。
那時的自己覺得很好玩,還不因此氣餒,經過更多的努力,也能如此正常對話了,但我沒想過居然有叫我名字的一天。

與謝野──

「欸,叫妳啦。」
是馬村,然後是那個撲克臉。依然是欸。

「我說阿,你假日有沒有空?」馬村沒有看著我。

「有空阿,要幹嘛。」我說著,看著馬村。

馬村抓抓頭,脖子還是沒有轉過來,我看著他白皙的脖子,顯而易見的骨頭讓我看的出神。

「出去玩吧。就我跟你。」馬村還是沒有轉過來。

「所謂的朋友出遊嗎?」我問著,這時馬村回頭看著我了。

他嘆了一口氣,但小小的,我想他一定以為我沒發現。
「恩,就這當作這樣吧。是朋友吧?」
他的回答險些落寞。


沒有聽叔叔的話,我穿上了普通的衣服。跟朋友見面應該還用不著打扮吧。
因為是朋友,所以也不用向柚柚香報告吧。雖然柚柚香很喜歡馬村,但應該還不著說。雖然心裡有愧疚感。

「馬村,你真早。」我到約定好的地點時,馬村已經到了。

「我怕讓你等。」馬村說著。
我想起第一次跟全班去打球,我因為柚柚香給了錯的地點,我等了好久,然後......老師就出現了。

我怕我又再次等錯地方。

也許是馬村的貼心吧。

我們到街上逛逛,玩些平常沒怎麼玩的遊戲,更重要的是,我一直都可以看到馬村的笑容。
他的眼睛很漂亮,直到今天我才看得清楚,才了解到。

「欸,我是不是可以有點期待?」馬村突然說著。還是沒有看著我,但我看到臉紅的他。

「期待什麼?」我問。

「沒事。」



「你可以期待唷,因為柚柚香也喜歡你。」我說著,說不定他們是兩情相悅。
馬村一臉呆滯地看著我,那雙眼睛第一次正視我這麼久,害我有點不好意思,我看著馬村,總覺得他有點生氣,看著他的頭髮,有點不敢看著他的眼睛。

「你這個大呆頭。」馬村感覺把一股怨氣悶住,然後看著手中的蘋果,用力地咬一口。

「聽說,下午要是可以看到流星,那是會讓人實現願望的流星。」
我想起媽媽曾經這樣說過。可能是因為鄉下比較清閒,大家有事沒事就會抬頭看天空。
我卻一次也沒看過下午的流星。

「那是騙人的吧,一聽就是不可能的事。,」
馬村馬上反駁。


突然有點暗天空出現一條白色的線。有點像流星。

「馬村快看!流星!」我馬上閉眼許願。

「笨蛋,那是飛機啦,果然是鄉下來的,哈哈。」馬村笑了,我也跟著笑。

也許那只是一個似流星的飛機,但很神奇的我的願望實現了。


我希望馬村現在能笑。


「能不能不要再等老師了,考慮我吧。」馬村說著。

我沒有說話,想起了剛才的流星,飛機。





end-

題目:同人衍生創作 - 部落格分类:小說文學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